無人機行業大洗牌:大量創業公司倒閉,風投遭遇重創
來源:36kr——神譯局

就目前而言,所有過熱的炒作都面臨著現實的涼水當頭澆下。

編者按:曾經火熱的無人機行業出現了大洗牌,技術上的局限性、場景落地的難度以及監管政策等等,都對這一行業帶來了大量的影響。大量得到大筆融資的公司開始倒閉,也對風投造成了沖擊。也有很多公司從開發硬件轉向了開發軟件,以求“活下來,發展下去”。彭博社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這背后的狀況,題為“Drone Bubble Bursts, Wiping Out Startups and Hammering VC Firms”,文章由36氪編譯,希望能夠為你帶來啟發。

timg.jpg

從2010年左右開始,各種商業無人機公司開始大量涌入市場,風險資本充足,被無人機從送快遞到農田施肥等等層出不窮的設想搞得眼花繚亂。

雖然無人機仍被視為未來的支柱。但就目前而言,所有過熱的炒作都面臨著現實的涼水當頭澆下。

盡管此前有數億美元的風險資本涌入這個新興行業,盡管預測其會出現爆炸性增長,但市場成熟所需的時間顯然比預期的要長。去年,一些最大的創業公司在耗盡了數億美元的風險投資后開始倒閉。

隨著無人機公司在快速變化的市場中尋找有利可圖的細分市場,有數十家公司也被卷入整合浪潮。

市場研究機構Done Industry Insights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凱·瓦克維茨(Kay Wackwitz)表示:“無人機市場中出現了許多不合理之處,這是一段受到業余愛好者熱捧的炒作時期。我們正在克服這一點,人們也正在回到現實中。”

曾經資金充裕的初創企業陷入苦苦掙扎的狀態,但中國在技術競賽中保持著領先,各行各業的非無人機公司都在內部開展無人機業務。此外,美國政府機構對無人機的監管始終處于追趕狀態,這阻礙了許多企業的擴張。

今年7月份,法國制造商Parrot SA在7月份宣布,將停止其大部分無人機生產線。軟件創業公司Airware在2018年底破產并裁員140人之前,已經投資者那里籌集了1.18億美元資金。GoPro也在去年退出了無人機業務,并解雇了數百人,理由是市場“競爭極其激烈”。

但是,盡管有些創業公司正在考驗投資者的耐心,但其他創業公司卻看到了增長的機會。據Crunchbase統計,至少有67家無人機創業公司從一開始就被賣掉了。買家包括競爭對手的無人機運營商和其他行業公司,如無線運營商Verizon。

新疆域

這場巨變正在改變美國無人機行業的格局,推動其從專注于硬件和制造轉變為提供軟件和服務,例如提供詳細的檢查和數據分析服務。現在,更大的服務公司正在提供一種最適合未來的用例,即提供無人機、執行飛行任務以及為客戶分析數據。

Precisionhawk公司是無人機檢測和數據分析等服務的行業領頭羊,這家公司表示在2018年收購了5家創業公司:包括從事建筑和房地產檢查的Uplift Data Partners、專注于能源的HAZON以及獨立無人機飛行員在線網絡Droners.io。

行業研究機構Teal Group的數據顯示,從2012年初到2019年6月,VC向無人機企業投入了26億美元資金。瓦克維茨說,去年這種狂熱開始冷卻,因為在商業無人機行業“炒作高峰期”期間創建的創業公司還沒來得及產生利潤就用完了資金,且無法獲得額外的資金。

無人機行業大洗牌:大量創業公司倒閉,風投遭遇重創

根據Crunchbase的報告,這十年至少有25家無人機創業公司關門,其中最大的一家公司融到了1.83億美元。

無人機飛行員社交網絡Dronebase首席執行官丹·伯頓(Dan Burton)說:“風險資本家現在不那么熱情了!”

去年,一家得到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和Google GV支持的無人機項目也倒閉了。在較小的規模上,一家名為 CyPhy Works 的公司提供了另一個警示故事。

海倫·格雷納(Helen Greiner),因為開發Roomba機器人真空吸塵器而聞名,于2008年成立了CyPhy公司,目的是開發一種連接在接地電源上的無人機,支持無人機完成飛行數天的任務,用于觀察和通信。

但她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投資者向她施壓,要求她在準備工作完成之前就開始商業銷售。她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然后在2018年末離開公司,去美國軍隊擔任無人機方面的顧問。

今年年初,CyPhy宣布將更名為Aria Insights,并從開發硬件過渡到開發無人機數據分析軟件。今年3月,在把3900萬美元風險資本耗盡后,公司關門倒閉。

格雷納表示:“無論是供應鏈問題還是監管問題,都會阻礙創業公司的快速發展。找到對創始人友好的風投公司很重要,他們知道自己在你身上下了賭注,并會保持對你的支持。”

隨著這一行業開始篩選最有利可圖的商業計劃,無人機創業公司的生存策略包括轉移公司的重心,也包括獲取更多的目標客戶。

Airware曾是獲得風投資金最多的無人機創業公司,一開始為無人機開發了基于云端的軟件和自動駕駛系統。早期的用例是飛越農田,收集農作物狀況的數據,從田間的水分含量到農作物受到害蟲和用于控制它們的化學物質的影響程度等。

但瓦克維茨說,大多數農民還沒有準備好利用這些信息。對精準農業的興趣減弱,迫使Airware轉向其他應用場景,比如無人機使用方面的咨詢,然后在9月份關閉。

迅速淘汰

對于創業者來說,快速發展的技術是禍,也是福。 隨著無人機不僅僅只是用來拍攝視頻,其也拓寬了商業可能性,但也有企業或者一些工作因為導航和飛行軟件的改進而被淘汰。與此同時,英特爾和AT&T等公司已經開始了自己的無人機業務,清除了中間人。

Drone Industry Insights 2019年的一項調查顯示,與一年前相比,無人機創業公司的高管對這一行業的熱情有所下降。但是,即使那些已經感受到經濟衰退的痛苦的人仍然認為,隨著商業模式完善,監管提供更多的靈活性,先進的技術為無人機配備了更強大的能力,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投資者的資金仍在流入商業無人機公司,但越來越多的資金流向了這個行業的少數贏家。PrecisionHawk去年從康卡斯特、杜邦風險投資部門和Verizon風險投資部門等支持者那里獲得了7500萬美元資金。

CyPhy的創始人格雷納指出:“創業成功需要時間、創新、長期創始人和長期投資者。我相信我們在無人機應用方面的探索只是冰山一角。”

譯者:尺度。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